收藏本页
请同时按 Ctrl 和 D,谢谢
400-688-2916
手机APP-安卓
如何算是懂一家公司,看巴菲特怎么说
阅读 592发布日期 2024-04-11

1.jpg

巴菲特在讲述他的投资理念的时候,除了提到要有安全边际以外,还经常有提到的就是能力圈,你要清楚你的能力圈在哪里,而这就是在说投资中要做到“不懂不投”。

在1997年股东大会上,巴菲特就此给出了懂的定义,他说:

“当我说懂时,我的意思是,你非常清楚公司10年后的情况。”

当然这里的10年并不是真的就是10年,而是虚值,而是指的公司整个可以预想到的未来。例如蓝筹印花公司,巴菲特在投资的时候一定是觉得它生意模式是优秀的,最终还是因为时代的转变公司不再做主营业务了,但是并不影响蓝筹印花公司带来的收益。

弄懂一家企业很难,不懂不投更难,艳羡妒忌是人性,特别是看着对股市一窍不通的张三李四,都在股市大赚特赚的时候,很难不动摇,但巴菲特就一直坚守住了原则。

这个一点很难做到的,巴菲特之所以成为股神,你可以你看到他投资的半个世纪中基本很少犯原则性错误的,甚至说他的投资生涯中总的犯错次数都不多,这也就是巴菲特之所以为巴菲特的原因了。

20世纪末是科技股的天下,但无论科技股当时涨幅多大,业绩多好,巴菲特就是不买,当然在97年以后到科技股大跌的这几年的时间中,巴菲特面对批评和质疑也不为所动。

在2000年股东大会上,一个股东直接地说道:

“巴菲特先生,我算了下,你在1999年损失了100亿美元,所以我想我们不必对你过分推崇”

这位股东还直接报出自己1999年在科技股上翻倍业绩,还说正好弥补了在巴菲特这亏的钱。

这次巴菲特对自己的理念回复到:

现在有这么多人说他们知道如何投资科技股,你尽可选择他们,为何非要查理和我去做这种事呢?”

就是这样巴菲特避免了半年以后的互联网泡沫破裂时刻,这就是巴菲特的坚持,他的方法就是就像是军队中的有名将领。正所谓: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善弈者无煌煌之名

而对于巴菲特投资苹果公司,他解释道:

从对护城河和消费者行为的分析来看,与其说Apple是一个科技公司,不如说它是一个消费品公司。

其实在巴菲特看来苹果并不是高科技公司,而是消费品企业。

1997年巴菲特问答原文如下:

股东问:

如果有人用你的理念,投资像微软和英特尔那样的年增长率为30%的高科技公司,而不是你投资组合中增长率通常只有15%的公司,你觉得他这样做获得的回报率能否达到伯克希尔历史回报率的两倍?

巴菲特:

如果微软和英特尔的增长率一直是可口可乐和吉列的两倍,这种方法肯定能取得两倍于我们的回报率。

问题的关键是你要确保能理解并识别这些公司。

许多人都懂微软和英特尔,但查理和我不懂,如果你能弄懂这些企业,你就有机会评估它们的价值。如果你觉得它们的价格很合理,有美妙的发展前景,你就可以买入,如果你的判断是对的,那将获得非常丰厚的回报。

当我说懂时,我的意思是,你非常清楚公司10年后的情况。

我对许多企业的理解都不足以让我产生这种信心,不过有少数几家企业可以,幸运的是,我只需要真正懂几家企业就够了,可能是6~8家。

有很多企业,查理和我不知道怎么对它们估值,这一点也不会让我们烦恼,我们不知道可可豆或卢布的价格走势,对于各种各样的金融衍生品,我们也不觉得自己掌握了对其进行估值的知识。

觉得有人懂世界上的每一家企业,可能过分了一点。

.....

与可口可乐和吉列相比,你可能更懂高科技企业,这或者是因为你的职业背景,或者是因为你的天分。

但我不是这样,我更懂可口可乐,所以,我必须坚持投资那些我认为我能理解的企业。如果其他地方有更多的钱可以赚,我认为,在那些地方赚到钱的人是有资格赚这个钱的。

芒格:

像英特尔这样的企业也无法摆脱物理规律的制约,这种制约会导致总有一天芯片上无法容纳更多的晶体管。

我觉得,每年30%或者其他比例的增长率可能会持续很多年,但不可能会持续到无限的未来。

因此,英特尔必须利用它目前在半导体行业中的领先地位开发一些新的业务,就像当年IBM利用制表机业务的领先,开发出计算机业务一样。

而预测某些公司是否能做到这一点,对我们来说简直太难了。

巴菲特:

......

的来说,英特尔由格鲁夫带领其他人成功地实现了转型。但不可能每一次转型都能成功,有时候,有些公司就被淘汰了。

我们不想投资那些我们认为可能会被淘汰的公司,英特尔也可能会脱轨,其实差点就脱轨了。

IBM当时也持有英特尔较大比重的股份,上世纪80年代中期也把股份卖了。

应该说理解英特尔的人还是很多的,但他们也看不清英特尔的未来,我觉得,以英特尔的模式来赚钱真的很难。

我想,真正懂这些企业的人可以赚很多钱,有的人拥有这种洞察力,比如我们的董事沃尔特·斯考特就是其中之一。

10年或12年前,他通过投资奥马哈的一家非常小的企业获得了丰厚的回报,当初的小企业如今已经变成了大公司。

沃尔特曾经在去看足球比赛的路上给我解释过这家公司,不过,那一次我这个学生还是没能做好。

结果,沃尔特击中目标得分,我站在看台上为他欢呼,但这真的一点都不会让我烦恼,让我烦恼的是:如果我认为我懂一家企业,后来的事实表明我并不懂。


很多情况作为普通的投资者的我们也会遇到“如果我认为我懂一家企业,后来的事实表明我并不懂。”这个认真思考并没有一个解决办法,就像巴菲特他自己说的他这么多年可能也就懂那么几家企业。一般来说,只有多看公司,不断地分析公司财报,这样你对公司企业的理解就会越来越深入。当然如果你自己有过管理企业的经历,那么可能对企业的理解会更加好,就像段永平说的那样。